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羁少年》不羁少年意思是什么 平胸小受文 不羁少年冰山攻

更新时间:2019-09-24 14:44:52

《不羁少年》不羁少年意思是什么 平胸小受文 不羁少年冰山攻 已完结

《不羁少年》

来源: 作者:丁宠 分类:现代都市 主角:韩山,孙泰年

《不羁少年》是丁宠写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不羁少年》精彩章节节选: 次日韩山吃过早饭,便朝叶府而来。到其府门前他并未直接表明探视叶如诗之本意,只说有事要找叶律为。守门家丁进去通报后,叶律为亲到门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韩山吃过早饭,便朝叶府而来。到其府门前他并未直接表明探视叶如诗之本意,只说有事要找叶律为。守门家丁进去通报后,叶律为亲到门口将韩山迎入府中。

在一间大厅坐定,韩山开门见山地道:“有关贵府二小姐因韩山而伤心之事,相信叶总管十分清楚,今日韩山正是为此而来。”

叶律为笑了笑,道:“律为早已料定,韩少侠必会为此事来给敝府一个解释的。”

韩山道:“我和二小姐初遇一战那日叶总管也在场,当时二小姐因牛总镖头失了贵府传家之宝十分生气,定要和牛总镖头动武。牛总镖头却因失镖自知理亏而不肯接二小姐之剑。在下担心二小姐冲动之下误伤了牛总镖头导致双方误会更大,才替牛总镖头挡了二小姐数招。因当时二小姐盛怒之下听不进任何劝说,我也是出于考虑在不伤和气的情况劝二小姐收手,才隐藏了功夫的。那一战韩山无论输赢皆不妥当。这其中的道理很明显,若是在下赢,二小姐必会更恨我等;如果在下输了,那韩山还能以什么来劝二小姐住手呢?正是因为这种种微妙之处,韩山才运机使力和二小姐战成了平手。”

叶律为点头道:“韩少侠考虑如此周全,非但从全局出发顾全大体,从某个方面来讲,也算为我家二小姐留了颜面,此等深思谋划,令人实感佩!”

韩山逊谢道:“多谢叶总管夸奖。后来韩山和二小姐比剑叶总管也已知道。既然在下已显出功夫和二小姐乃平手之势,自不好突然长进一截表露出在下之学本在二小姐之上,那样对于以前在下所为必然前功尽弃,更增二小姐的恼恨。就这样在下一藏再藏,终于使得二小姐认定了我和她技艺相平,不分伯仲,直到那晚二小姐约在下一同去教训衙门总捕头候育江。”

这一点却非叶律为所知,听了韩山之言,叶律为吃惊地道:“我家二小姐约你去教训候总捕头?”

韩山点了点头,将叶如诗因候育江半夜闯入叶府搜人而欲给候育江一点儿苦头尝尝,直到那一战结束叶如诗了解到了韩山的真正本领,伤心之下一怒而去的过程详尽地说了一遍。

叶律为叹气道:“原来如此。我说二小姐伤心一夜的第二日候总捕头怎么上门来说找二小姐调查一些情况,想不到这一切还是因二小姐胡闹撞祸引起的。”

韩山道:“不管怎样,韩山一直向二小姐隐瞒功夫这一点终究不太合适,就算此番仍未表露出来,日后让她知道了势必仍会使她伤心如此次般,说不定会更甚于此。我虽极想为此向二小姐解释清楚,却又担心见到她后更增她的伤心之情,故而这几日一直迟迟不敢来此。不过这样下去毕竟不是办法,哪怕咱们另想他法使二小姐开心,也要先将讲明这一切作为前提,所以韩山今日想请叶总管通融安排一下,允准在下见二小姐一面,好使在下当面向二小姐赔罪。不知叶总管意下如何?”

叶律为道:“那晚二小姐回来后伤心成那般模样,确实吓坏了我府中上下人等。虽则她一向胡闹,不过一直以来,二小姐都无忧无虑,从不将任何事情放在心上不丢。此番她难受至此,看样子韩少侠在我家二小姐心中,决非一般朋友啊!”

听了叶律为这意味深长之言,韩山也未做回避。自那日来叶府做客时,叶律为肯将叶如诗的纸条给他,他就已知叶夫人和叶律为已看出而且也不反对他和叶诗之间的这份情意了。他丝毫不隐讳言语中的关怀之情,道:“二小姐这几日可好么?”

叶律为道:“比较起前两日来,现在好多了。我这就派人去通知二小姐,看她可愿意见你。”

韩山道:“有劳叶总管了。”

叶律为道:“韩少侠稍坐片刻,律为去去即回。”言毕起身出厅去了。

见叶律为为此竟亲身而去,韩山一下便猜出叶律为必是先去将这一切报于叶夫人知道,然后再派人通知叶如诗。要知这已关系到叶如诗的终身大事,叶律为自不会擅做主张,要看叶夫人如何裁决才是。

半晌之后,叶律为又回到厅中,向韩山拱手道:“让韩少侠久等了。”

韩山起身道:“哪里。”

二人又坐下后,叶律为道:“刚刚律为已经派人去将韩少侠前来之事告诉二小姐,一会儿后便会有人传信过来。”

韩山道:“也不知二小姐可肯见我。老实说,我不敢奢求就此得到二小姐的原谅,只要在我向她谢罪后能使她稍稍消气,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叶律为道:“韩少侠不必多虑。就算此番不成,相信误会终有解开之日。”

两人聊了数句,有一名丫环进厅向二人施礼道:“禀报总管,二小姐说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叶律为看向韩山,道:“这个……”

韩山早已考虑过若叶如诗不肯见他该当如何,而且他此次前来主要目的并非见到叶如诗,而是让她知道自己已经来找过她。依此想法,在听了那丫环之信后,韩山道:“无妨,叶总管不必为难。在下害二小姐伤心成那般模样,一时半刻间她不肯见我当然不算奇怪。”

叶律为先令丫环退下,而后向韩山道:“韩少侠能够前来,已经算尽到了心意。日后二小姐想通之后,自然就肯见你了。”

这一点正说中了韩山心事。叶律为也是精明之人,自看得出其中好坏之处。韩山点着头道:“叶总管所言极是。”

叶律为道:“那么韩少侠可有什么话需律为转达吗?若无甚不便之处,韩少侠请直言,律为必亲口向二小姐带到。”

韩山道:“叶总管见到二小姐后,只需把这一切向她解释一下,另替在下向二小姐道一声歉便可。”

叶律为道:“就算少侠不说,律为也会这样做的。”

韩山站起道:“那么韩山在此谢过叶总管了。待改日再来拜谒,今天在下就不再多坐了。”

叶律为跟着站起,道:“在叶府看来,韩少侠已不算外人,律为也就不在虚留了。走,我送你。”

两人并行到叶府大门口处,韩山道:“叶总管留步。”又告辞一声,方转身去了。

又在街上调查打探一日,至晚韩山方回了飞鹤镖局。

李永军等问起去叶府之事,韩山将他和叶律为之间的谈话照实说了一遍。

听到叶律为所讲叶府已不把韩山当外人,李永军等都十分高兴,王会志挤眉道:“看样子叶夫人已收定了二加一这个女婿,所以这一场危机就算还未完全过去,却也已不足为虑了,懂不懂?”

李永军笑着向韩山道:“昨晚某家叫你今日去叶府幸好你去了,否则这等好局面你得之不到,就算某家不揍死你,你这小子也非要后悔死不可。”说着,忽想起一事,向韩山道:“你等着,某家去给你取一件东西。”站起出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韩山向王会志、李树生和岳海涛道:“永军去取什么?”

李树生嘿嘿一笑,有些兴奋地道:“取来你就知道了。”

等李永军又过来后,韩山却见其手中拿着一把乌鞘长剑,心中一动,已然有些明白了。

李永军在韩山身旁坐下,道:“今日某家兄弟四个也上街去了。无意中见到一个流落于此,无盘缠回乡之人沿街卖剑。看这把剑还不错,就掏钱买了下来。叶二小姐即这么喜欢练武,你不妨将此剑送给她,也好使她早日消气,和你重归于好。”将剑递给韩山。

韩山感受着兄弟间这一份暖暖的情意,接过剑道:“花了多少钱?”

李树生用手一比,道:“一千八百两。”

一千八百两买到的或许不是绝世好剑,却也决不算普通了。韩山观这剑鞘描金,银丝缠柄,剑锷处两面各镶了一颗明珠,仅外表已属华丽不凡了。拔剑看时,只觉剑锋冷气暗侵,光茫流耀,确是一把不俗好剑。

李永军笑道:“兄弟们的眼光还算不错吧?”

韩山微微一笑,收了剑道:“剑确实不错,更重要的是有你们这一番心意在此,相信这件事最终必有个完美的结局!”

岳海涛道:“正如我所猜,不管出现什么意外,这桩好事最终都是好事。哪怕有再大的风浪暗礁,经我这一说,犹如天意一指,那些艰难险阻都会在咱们的支持下,二加一的努力下,铺造成一条通天坦途!”

见李永军等一个个畅言难止,李树生感受这气氛似已看到韩山和叶如诗即将牵手揩老般,激动道:“到了二加一和叶二小姐成亲之日,我自要喝个大醉,不醉不休!”

听了此言李永军等皆感好笑,韩山向李树生道:“咱们发过誓要一起成亲,我成亲时也就是你成亲时。你到那一刻要喝个大醉,到底是为我高兴,还是为你自己高兴?”

李树生一愣,反应过来后先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跟着欢声高叫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为大家高兴吧!而且咱们每一个人都要高兴,都要喝个大醉,不醉不休才是!”

众人说说笑笑,一时间场中气氛欢畅难言。

第二日韩山餐毕又一次出门查探。这一次他甚至查到了扬州城外。一路打听询问,待要打探之事已打探清楚,他回到飞鹤镖局时,天已然大黑了。

吃过饭他和李永军、王会志、李树生、岳海涛聊了小半个时辰,如昨夜般,不再等杜爱国归来,一个个先行休息去了。

正睡间韩山忽被敲门声惊醒,听杜爱国在外面道:“二加一,快起来,我有故事要讲。”

虽然杜爱国最喜欢讲故事,但不会无聊到在三更半夜把别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丁宠)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韩山,孙泰年)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丁宠)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不羁少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韩山,孙泰年),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