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支黑玫瑰》一支黑玫瑰图片 MB 一支黑玫瑰SM

更新时间:2019-09-24 00:48:31

《一支黑玫瑰》一支黑玫瑰图片 MB 一支黑玫瑰SM 已完结

《一支黑玫瑰》

来源: 作者:陈玉福 分类:出版 主角:王奉友,李远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支黑玫瑰》是陈玉福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奉友,李远,书中主要讲述了: 1 那天凌晨,周萌萌在李远平家里喝醉了。李远平望着一半身体躺在对面地毯上周萌萌,兴奋无比。你周萌萌不是牛逼[]吗?你周萌萌不是有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那天凌晨,周萌萌在李远平家里喝醉了。李远平望着一半身体躺在对面地毯上周萌萌,兴奋无比。你周萌萌不是牛逼[]吗?你周萌萌不是有钱吗?你周萌萌不是有一个市委副书记做你的情人吗?呵呵呵……李远平在心里大笑了一阵后,看到了窗户外面空中花园里欣欣向荣、生机盎然的景象。那株高大的大叶蕉,据说是在南方才能生长,可是,现在它就精神抖擞的矗立在中国北方李远平家的空中花园里,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大叶蕉下是几盆枝叶繁茂的发财树,其中的一棵高高大大,雄姿勃发,甚是雄壮。可是,不管这盆发财树有多大的能耐,它永远都在大叶蕉的翅膀下面。于是,李远平就认为,她一定是那棵大叶蕉,而周萌萌就是这株发财树。

其实,这种比喻也是没有问题的。你周萌萌虽然有钱,可这钱也是在政府的支持下赚的。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你周萌萌就是有浑身的解数,也是寸步难行的。确切地说,在上城区这块土地上,你的任何一块土地,任何一个楼盘,都跟我李远平有关,呵呵呵,不是吗?如果老娘我不签字,你周萌萌就是有一座金山,也换不了我上城区的一寸土地。呵呵呵……

如此看来,你周萌萌就是再牛逼[],也在我李远平之下。你不是马上要开发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吗?无论是规划还是土地出让,不都得找我李远平吗。一句话,你周萌萌离了我李远平就是不行!呵呵呵,呵呵呵……

你周萌萌不是有钱吗?呵呵呵,你周萌萌就是再有钱,也得先孝敬老娘来!呵呵呵……实话实说,老娘我也不比你周萌萌差啊?我有黄仁宇,他也是管干部的副书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差……可是,周萌萌不是还有一个叫肖青的小情人吗?***[]周萌萌,你这个可恶的周萌萌,你为什么还会有一个小白脸做你的情人呢?不行,你周萌萌有的,我李远平也得有!你周萌萌有两个情人,我李远平就必须得有十个八个情人!只有这样,我才像那棵高高在上的大叶蕉……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远平想起了王奉友。呵呵呵,王奉友不论是长相、学历,还是气质,都在周萌萌那个肖青之上。想到这里,她的内心、身体就躁动不安了,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吧,她急需要有一个男人来压制一下她那躁动不安的身体,更需要有个男人来填充她的空虚……***[],她看着周萌萌骂了一句,要不是这个可恶的女人这场,我一定会马上给王奉友打电话的。

呵呵呵……那个王奉友已经彻底的让我征服了,而他也明确地说[明确地说]了,只要我需要,他会“随时效劳”的。什么叫随时?随时就是随叫随到;什么叫效劳?效劳就是做什么都可以……呵呵呵,这男人就不是个东西,你不整他一下,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你看看,你把他弄到农村去待了一段时间[待了一段时间],他就什么也明白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你王奉友那次不要冲撞老娘,说不定你娃娃现在已经是局里的人上人了……呵呵呵,算你小子还聪明,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这个时候,周萌萌的电话响了。李远平一下子来精神了,她希望周萌萌这个可恶的女人马上滚蛋。周萌萌走了,他就可以马上把王奉友叫来了。王奉友来了,她就可以和他……啊呀,如此说来,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谁说不是呢?人生三大乐事是,是,是什么来着?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还有一个是什么来着?啊呀,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反正“洞房花烛夜”在最前面呢!这古人也有意思,为什么把这种事叫“乐事”呢?乐事就是精神快乐,就是好事啊!既然今天是“洞房花烛夜”的日子,应该让保姆准备准备。想到这里,她大声叫道:“小田啊,呵呵呵,你马上给我弄点好吃的来!我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招待!”

小田就是李远平家的保姆,听到李远平的叫声就急急忙忙的来了。这时候的周萌萌已经接完了电话,她以为李远平要招待她,心中的不平就马上烟消云散了。就冲小田说:“小田,不准备了,我有事马上就走。”

李远平是见风使舵的好手,马上过去把周萌萌拉在了:“呵呵呵,姐姐呀,我准备今天不去上班了,我们姐妹两个就好好地玩上他一天,你看怎么样?”

“妹妹,我必须得走。我们改日吧,改日好吗?”周萌萌已经把手包拿到了手里:“今天有特别要紧的事情,我八点以前,必须赶到市建委。”

“是真的吗?”李远平口不照心:“呵呵呵,姐姐要是真的有事,我就不敢留你了。”

周萌萌握住李远平的手说:“谢谢妹妹。我过几天再来找你。”说完掉头就走。李远平只好把周萌萌送到了楼下。在窗户里,她见周萌萌的车子开出了小区的大门时,她才三步并作两步走进了楼梯。在楼梯里,他打通了局办公室张主任的电话:“张主任,呵呵呵,我今天到市里去办事,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你都给我挡一下找我的人和电话。呵呵呵,最好不要给我打电话。……好的……好,呵呵呵,再见!”

进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打通了王奉友的手机,她努力的没有笑出声来:“小王,今天你陪我到市里去办事。……就现在,……你马上到我家里来……对,打个车来,除了张主任,不要告诉其他人我们去市里办事的事情。……好……再见!”李远平挂机后,才呵呵呵大笑起来……

保姆问:“李阿姨,还准备饭菜吗?”

“准备。两个人,你准备好后,就端到楼上来。”

上楼后,李远平三下两下就把屋子收拾好了。他躺在宽大的席梦思大床上又一次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姓周的,老娘我不会输给你的!呵呵呵……”

2

王奉友接到李远平的电话后,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本来是瞧不起李远平的,你一个老女人了,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打我的主意,门都没有。可是,下了一次乡,他就什么也想通了。这种变化首先归功于淮安乡的女乡长李符清。

那一天,他下乡回到乡上时,已经是深夜12点钟了。他又累又困,一进门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女乡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打发炊事员给王奉友做了一碗鸡蛋面。王奉友对此非常的感动,他放下碗回自己的房间时,发现女乡长房间的灯还亮着,就走了进去。他本来想看看乡长在干什么?可是正在写文章的乡长也看到了他,就招呼他进来。他问:李乡长,还没有睡啊?

“没有啊。”李乡长笑眯眯地放下了笔:“他们说你心事重重,我就想和你谈谈。”王奉友见李乡长平易近人,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所以,他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李符清听完王奉友的讲述后,慎重其事的对他说:“你和你们局长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希望你不要再对任何人讲了!”见王奉友答应了她,李符清就给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她说,小王,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相信,你听了我的遭遇后,你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李符清已经58岁了,可她在乡下已经工作了38年了。30年前,李符清因为父亲在县上工作的原因,当上了乡政府的妇女主任。第二年,也就是说好让李符清进城的时候,她父亲因为卷入了县委书记“杀人”案,被关进了看守所。后来,她父亲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当然,医院也出具了心脏病突发,“系正常死亡”的结论。当然,李符清知道父亲是不可能心脏病突发死亡的。可是,你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又能怎么样呢?由此,她也和母亲到县委县政府去闹过。县政府的领导就悄悄地威胁她和她的母亲:县委书记杀人案的真正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你李符清的父亲李青山。我们看在人已经死了的份上,就不追究了。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继续纠缠下去的话,不但死了的人没有抚恤金,而且还会停发李符清母亲和妹妹的生活补助金。同时,李符清的前途也就很是渺茫了。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吧。

当时,李符清的母亲是家庭妇女,李符清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全靠父亲那点工资维持,如果父亲由此成了罪犯分子,就会被取消公职的,如果没有了公职,就没有了妈妈和妹妹的生活补助金……仔细想想,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于是,娘儿两个[两个]就含着眼泪回家了。到家里后,妈妈对她说:“我们根本就斗不过人家,所以,你好好去上班吧。只要你好了,我和你妹妹也就好了。至于我们两个的生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有政府发的生活补助金呢,你就放心吧。”

李符清大哭了一场后,就到乡政府去上班了。当天晚上,乡党委书记就假惺惺的把她叫到房间里安抚她。开始,她还是很感动的。接下来,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乡党委书记开始夸她了,说她如何如何漂亮,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如何有前途……对于“漂亮”二字,她还是很自信的。上中学的时候,她就是学校公认的校花,也是全校的尖子生。因为父亲喜欢文学的原因,所以,她的文学功底也不错。因此,屁股后面老是跟着一群“坏学生”想巴结她,都愿意和她谈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陈玉福)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王奉友,李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陈玉福)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支黑玫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王奉友,李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