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男主 小攻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09-19 07:49:09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男主 小攻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同人女 已完结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

来源: 作者:穆小幺 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胥山君,叶晨阳

《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作者:穆小幺,玄幻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胥山君,叶晨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凤起悄悄以手中长剑触地,命那些魔兵尸骸回去。可是,那些魔兵尸骸自然能感受到后方被妖气操纵的同伴,一身杀&戮之气直指它们的主将。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起悄悄以手中长剑触地,命那些魔兵尸骸回去。可是,那些魔兵尸骸自然能感受到后方被妖气操纵的同伴,一身杀&戮之气直指它们的主将。虽然它们已经化成尸骸,已经无法思考它们的主将为何会跟仙门中人在一起,但忠心护主,是它们不论生死的本能。

将在前,它们只听战令,绝不因任何理由弃将离去。

渡厄一曲终了,叶晨阳累了个半死,跪在地上的魔兵尸骸却纹丝不动,反倒是后面被挡住的魔尸越来越急躁,它们受妖气的操控,还想一拥上前斩杀……魔将凤起。

凤起斟酌再三,给叶晨阳提了个醒,“那个……要不试试驱魔的?万一是魔呢?”

可话音一落,叶晨阳染血的手停在了琴弦上,那面色竟尴尬又羞愧的……似乎什么曲子都忘了弹了。

叶存曦三人则瞬间瞪大了眼睛,不住打量着跪了一地的魔兵尸骸,好像看见了什么稀罕物一样。

凤起一愁,不能吧?琴艺明明那么精湛,诛魔曲乃是当年孤竹扬名立万之曲,神魔一战的内辅主力,你要说不会弹,回去一定被叶代依打断腿啊!

“咳!”叶存曦赶忙给叶晨阳解围道:“师妹可能还不知道,那魔界早二十多年前就覆灭了,现如今孤竹新一辈的弟子受教,诛魔曲……已经划为鉴赏一列,并不要求学会弹奏。”

凤起一愣,魔界……覆灭了?二十多年前……就覆灭了?

不可能?魔界为什么会覆灭?殊俨呢?其他魔将呢?

不可能,魔界没有理由覆灭,就算神妖两界与人间联手,魔界……也不会输的。

不说别人,放眼三界内外,谁能杀得了魔尊殊俨?

那魔界呢?曾经放眼万万魔道中人……就剩她一个了?

骗鬼呢?她在做梦?没睡醒?

而就在这时,远处被妖气操纵的魔兵尸骸已经渐渐涌过来了,虽有不少魔兵尸骸跪地不动,但还有不少见缝插针的向前拥,谁的铁盾敲了谁的头骨,谁的腿骨绊倒了谁的脚骨……场面很是混乱。

叶晨阳重新拨动琴弦,叶存曦看了看身后高&耸的院墙,刚想问问凤起,你家后门在哪儿,却不期然看到,凤起左手执剑,轻轻挥了一下。

不是什么剑招,也没什么力道,仿佛只是不经意间随意乱挥。

魔将凤起下令,杀!

顿时,跪在地上的魔兵尸骸得令起身,举剑砍向旁边仍旧被妖气操纵的魔尸。

叶存曦惊得不顾仪容仪表张大了嘴,眼睁睁看着不远处魔尸突然自相残杀起来,刀起骨碎,铁音四起,实在是……太精彩了!这是他们长那么大都没能见识过的魔,在他们眼中,魔界只是个故事,魔……只是传说。

碎骨乱了一地,残铁刺入荒土,凤起看着面前魔兵尸骸自相残杀,心都在滴血,魔尊殊俨这搞得是什么鬼?说好的以退为进呢?说好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呢?老子配合你一死就是二十多年,你这给我……死了个干干净净啊?!

现在她回来了,而整个魔道……就剩她一个了,这怎么玩?

岂有此理!殊俨死哪儿了?这坟她必须得挖!

就在这时,凤起耳边又响起了那道妖异的笑声,笑得得意万分,讥讽异常。

笑个屁!总有一天,得打得你们这群骚气畜生满地找不到牙,到那时,你不笑都不行!

铮的一声破音,叶晨阳的琴弦绷断了,断裂的琴弦犹如利箭刺穿了他的手掌,一瞬间血流如注,染红了雪白的衣袖。

“晨阳!”

叶晨阳扼着手腕,面露几分痛色摇了摇头,再抬头看向前方,眼中的担忧染上了绝望的意味。

全靠着叶晨阳的琴音,才得以征服了一部分魔兵尸骸,虽然不知它们为何会自相残杀,但若没了琴音助力,要不了多久,被妖气操控的魔兵尸骸就会继续杀过来。

琴音震慑尚且收效甚微,其他三人执剑,又能抵御多少?

叶存曦看了看四周,指着一处喊道:“趁现在,先找到后门……”

突然,仿佛是由天外传来了弦音,寥寥几声似如斩金碎玉,带着一股烟波浩渺的寒松冷意,方圆数里所能目见的魔兵尸骸,不分敌我,统统都僵了片刻。

叶存曦等人顿时宛若重生,纷纷仰起头,面露狂喜喊道:“胥山君!”

来高手了,来的还是孤竹家的长辈?应当是长辈无疑,毕竟那一手如神音天外般的诛魔曲,浑厚如山又空灵如云,音浪几乎可以目见向周遭扩散开来,竟能无视妖气的操控,直接震慑魔兵尸骸,这修为这功底,没有四十岁开外,谁能做得?更何况,不是说年轻一辈弟子已将驱魔诛魔类的曲子划做鉴赏了么?

可若说已经四十岁开外,凤起当年熟知修仙界七大世家族谱,连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名讳都耳熟能详,胥山君?她怎么不记得孤竹有这么一号人物?

凤起一抬头,只见高高的朱红院墙上,迎风而立一个欺霜赛雪的白衣男子,墨发半束远胜漆黑夜幕,孤竹从来没有丑人,那男子自然也是清俊非凡,犹如谪仙神尊降世,高寡清冷,傲然于世,甚至可以说……她见过那么多孤竹弟子,这个真是最好看的。

可问题是,他太年轻了,如若不是什么容颜永驻的邪术,男子乍看只有二十岁上下。

一把紫檀近黑的长琴悬于男子身前,长琴一端却垂着一条雪白的剑穗,显然琴中有剑,藏而不隐。

有道是君子携剑且不隐,是为坦荡,孤竹两门功法,琴剑双修已是凤毛麟角,琴中剑便是登峰造极了。

凤起记得,当年叶代依风华正盛的时候,顶多只能琴剑双修,还是以剑为主琴为辅,远远达不到琴中剑的境界。毕竟琴为木,剑为金,两者五行不配,木音要借金韵,金芒要借木灵,难如登天。

那这一位年纪轻轻便修得琴中剑,后生可畏啊。

然而,琴音回荡,数以万计的魔兵尸骸脱离妖气操控,再次跪下了,跪得艰难却跪得坚持,任由诛魔曲要遣它们回归埋骨地,它们也硬拼着最后一丝魂念纹丝不动。

笑话,魔将在此,他人谁能代为号令?若是一曲诛魔便能驱散魔兵,那二十多年前百万魔兵,孤竹弹首曲子不就大获全胜了么?

诛魔曲曲音不停,魔兵尸骸也僵持跪着不动,哪怕那曲中斥音震断了他们的骨头,也依旧没有一具尸骸敢擅动,渐渐的,叶存曦等人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叶翎迟疑着小声问道:“师兄,这些魔尸……是吓傻了还是怎样?胥山君弹奏诛魔是有回遣之意,它们为什么不走?怎还继续跪着?”

叶存曦也很困惑,“我觉得,这事兴许还有蹊跷。”

凤起暗觉不好,孤竹的诛魔曲失效,此事若要追究,孤竹这四个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墙头那位又是孤竹的新秀,最值得怀疑的必定就是她了。

想着,凤起悄悄以手中长剑触地,再次下令道:听墙头上那人的。

哗啦啦的一片声,魔兵尸骸顿时齐刷刷起身,毫不犹豫一转头,如落潮一般向后涌去,稳中有序,训练有素,片刻之后,诛魔一曲终了,院子里只剩下些碎骨残铁,再也不见有任何动静。

叶存曦等人终于深深松了一口气,一个个脱力摇摇欲坠,眼看着叶重琅飞身跃下高墙,赶忙又站得笔直,恭敬行礼道:“多谢胥山君出手相助!”

叶重琅敛眸颔首,算是应了礼,随即目光一转,就落在了凤起身上,先是看她披着的外袍,皱眉,再看她隐约外露的伤痕,再皱眉,最后,那目光凝在了凤起执剑的左手,眉心越拧越紧。

凤起猛的一激灵,仿佛大梦初醒般扔了手中剑,怯生生的试图躲到叶存曦身后。她就不信了,还有人仅仅凭借见过她左撇子,就能断定她是魔将凤起?

叶存曦赶忙解释道:“胥山君见谅,这位姑娘曾也是孤竹的门生,如今在家中惨遭亲人毒手,遍体鳞伤,弟子才给了她衣袍暂时遮掩。弟子深知此违背家训,私借仙门道服,自己又仪容不整,待回到仙门,弟子定当请罪领罚。”

叶重琅微微点头,“可以。”

凤起:冷血!

叶重琅缓缓眺望四周,问道:“这宅中可还有活人?”

叶存曦答道:“鬼王在此现世,苏家上下均被鬼王所害,化作了凶尸被弟子等人斩杀。另有家主被妖孽所害,后来魔尸闯入,鬼王逃逸,现不知去向。”

叶重琅淡淡道:“罪加一等。”

“是!”

凤起:无情!

认完了错,叶存曦又硬着头皮道:“胥山君,弟子还有一事请示。这位姑娘如今已家破人亡,孤苦无依,此前是孤竹的门生,后因犯错被逐出仙门。但弟子觉得,这位姑娘心有中正,品性可嘉,弟子能否将她先行带回仙门,请家主从轻发落?”

叶重琅深深看了凤起一眼,重新确认般问了句,“苏家上下仅有她一人幸存?”

“是。”

“那好,我随你们一同将人带回。”

凤起:“……”这冷血无情还是间歇性的?

但她忽然觉得,她的计划得变了。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穆小幺)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魔道只剩她一根独苗》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